首页 >> 專業解讀 >>案例解讀 >> 淺談保證期間屆滿后保證人自愿還款行為的性質
详细内容

淺談保證期間屆滿后保證人自愿還款行為的性質

淺談保證期間屆滿后保證人自愿還款行為的性質            
新聞來源: 辦公室                發布日期:2014/12/24 10:16:40  [字體: 小]
   

朱曉琴

保證人的追償權、保證期間以及訴訟時效等問題歷來受到理論界和實務界的關注、探討,然而關于保證期間屆滿后保證人的還款義務以及還款行為的定性問題卻甚少有文章論及,當保證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后幫助債務人還款后,向法院起訴要求債務人返還款項,法院是否予以支持?司法實踐中對此也存有較大爭議,筆者根據實務中接觸到的某一保證合同糾紛案件,粗淺作一探討及梳理。

一、案例簡介

2011年1月1日,張某和李某訂立借款合同,約定張某向李某借款2萬元,期限一年,即張某應于2012年1月1日前歸還李某2萬元,并由趙某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未約定保證期間。2012年元旦,借款到期,李某準備向張某催討款項,但張某已經不知去處,李某多番打聽、尋找,均不得消息。2012年8月1日,事隔半年后,李某以趙某對借款合同承擔連帶擔保責任為由向趙某催討款項。李某終日守在趙某家門口,死纏爛打,多番懇求,趙某雖然知道已經超過保證期間,但為了息事寧人,自愿履行還款義務,并于2013年1月1日將2萬元款項支付給李某。2013年8月某日,張某出現,趙某欲向法院起訴要求張某返還款項,法院應以何理由立案受理?

二、分歧意見

針對趙某在保證期限屆滿且免除連帶保證責任之后,繼續向原債權人李某履行保證責任的行為如何定性問題在司法實踐中出現較大意見分歧:

第一種觀點認為是不當得利。該觀點認為保證人在免除保證責任的情況下對債務人的債務進行清償屬于一種非債清償,保證人受損,而債權人和債務人均得利。但筆者認為,本案雖符合一方得利、一方受損的條件,且得利與受損之間也確實存在因果關系,但無論是債權人得利還是債務人得利,得利者均具有合法根據,一方面債權人享有的債權并不因為保證期間的屆滿而消滅,況且債權人得到的利益亦未超過應得利益,故債權人取得其利益應認定為具有合法理由;另一方面保證人為債務人提供擔保,債務人具有享受這種替代還款的權利,債務人得利也具有正當性。故不當得利的觀點無法成立。

第二種觀點認為是無因管理。該觀點認為,無論是超過保證期間的保證人還是一般的第三人,只要是在不損害債務人利益情況下替債務人償還款項,對于債務人來說,是幫助其消滅久存不決的債權債務關系,避免損失的擴大(如利息),有權要求債務人支付必要的管理費用。但筆者認為,無因管理的前提必須是沒有法律上或約定的義務,而本案中的保證人是基于之前存在的保證義務而為的還款行為。雖然保證人的擔保責任由于保證期間屆滿而趨于免除,但是免除的僅系相應的抗辯權,保證人可以放棄抗辯,繼續承擔擔保責任,此時為債務人管理債務卻是“有因”的。故無因管理的觀點也不能成立。

第三種觀點認為是債權轉讓。該觀點認為,當保證人還款后,作為第三人實際上與債權人達成了債權讓與的協議,保證人取得對債務人的債權。盡管此時通知債務人的義務較難實現,但是并不影響債權讓與的成立。債權讓與只需要債權人與第三人就讓與債權的意思表示一致,債權讓與合同即告成立,而是否通知債務人并不影響合同的成立,只是影響債權轉讓行為是否對債務人發生效力的問題。因此本案中債權轉讓已經成立,只要當債務人出現時,能夠將該項債權讓與通知到達,債務人仍然應當向保證人履行債務。但是該觀點的不足之處在于,債權轉讓需要辦理一定手續,如簽訂債權轉讓合同,而本案中債權人未與保證人簽訂債權轉讓合同,因此案件的案由也不能認定為債權轉讓糾紛。

三、法理評析

筆者認為,保證期間屆滿保證人自愿還款行為應當認定為保證人與債權人訂立新的保證合同,保證人履行保證義務后,應享有對債務人的追償權。

第一,保證合同遵循當事人意思自治,保證人單方承諾且履行主要義務的,保證合同成立。根據許多國外立法,沒有經過債務人同意而為擔保的行為,也構成保證,且保證人可以向債務人追償,如《法國民法典》第2028條第1款規定:“已為清償的保證人,不問其提供保證是否為債務人所知悉,得向主債務人請求償還”;《日本民法典》第459條第1款規定:“保證人受主債務人委托實行保證,無過失而受應向債權人進行清償的裁判宣告、或代主債務人進行清償、或以其他形式的個人出捐實施消滅債務的行為后,該保證人對主債務人有求償權”;第462條第1款規定:“未受主債務人委托而實行保證者,進行清償債務,或以其他形式個人出捐使主債務免其債務后,主債務人應于其當時受益的限度內予以賠償”[i];我國也有學者認為,保證人單方面出具的保證承諾書形式和口頭保證合同都可以認定為有效的保證合同。[ii]且根據我國合同法第36條規定,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采用書面形式訂立合同,當事人未采用書面形式但一方已經履行主要義務,對方接受的,該合同成立。因此,本案中,當債權人向保證人催討,保證人還款,可以視為保證人單方為承諾,且保證人已履行主要義務,債權人接受,雙方成立新的保證合同。

第二,保證期間由當事人自由約定,期間屆滿,保證人可以放棄免責抗辯,繼續承擔保證責任。根據《擔保法》第二十五條和第二十六條之規定,保證人可以和債權人約定保證期間,如果未約定保證期間的,為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根據《擔保法》解釋第三十二條規定,保證合同約定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直至主債務本息還清時為止等類似內容的,視為約定不明,保證期間為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二年,即在一般情況下,保證合同約定的保證期間短于六個月或長于二年的,原則上從其約定,但以不違背誠實信用、公序良俗原則為限。而保證期間的設定是為了避免債權人因怠于行使權利而加大保證人的風險,當保證期間屆滿后,保證人免除保證責任,但保證期間屆滿保證人若不提出免責抗辯的,繼續為清償的,應視為放棄自己的免責抗辯,法院也不應直接援用期間屆滿而免除保證人責任。[iii]此時,保證人保證義務并不消滅,保證人與債權人之間仍然存在保證合同關系。

此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應當如何認定保證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后又在催款通知書上簽字的批復》:“……保證責任消滅后,債權人書面通知保證人要求承擔保證責任或者清償債務,保證人在催款通知書上簽字的,人民法院不得認定保證人繼續承擔保證責任。但是該催款通知書內容符合合同法和擔保法有關擔保合同成立的規定,并經保證人簽字認可,能夠認定成立新的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保證人依照新保證合同承擔連帶責任。本案中保證人直接進行還款,應當認定為對原保證合同予以重新確認,并履行保證責任。

第三,保證期間屆滿后保證人還款行為享有追償權具有正當性基礎。從民法基本原則方面,擔保制度的設置是通過法律手段提升社會誠信道德水準,保證人為債務人還款正是維護債權債務關系中當事人的利益,擔保人只要按照擔保合同的約定向債權人清償或者依據法律規定向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后,即可取得對債務人的償還請求權,而債務人應當向保證人償付款項。而作為債務人,不能因為自己的債權債務關系損害到保證人的利益,當保證人幫助其履行債務后,其應當向保證人償還款項,否則即是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從訴訟時效方面,本案的訴訟時效從2012年1月2日起算,截止到2014年1月1日,故本案中的主債權并未超過訴訟時效,在這段時間內債權人可以隨時向債務人主張權利,即主債務人仍有還款的義務。張某既然仍然有對李某的還款義務,那么其應當繼續履行該義務,即向代替他還款的保證人支付款項。

四、對保證人自愿還款后追償權的限制

為平等的保障合同雙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公平和諧的交易秩序,需對此種情形下的追償權作一定程度的限制。

首先,保證人應在主債務訴訟時效內履行還款義務,否則失去主張追償權的勝訴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一條,主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保證人享有主債務人的訴訟時效抗辯權。保證人未主張前述訴訟時效抗辯權,承擔保證責任后向主債務人行使追償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主債務人同意給付的情形除外?梢钥闯,保證人不能給債務人增加義務,當主債權已經超過訴訟時效,債權人已經喪失勝訴權,此時保證人可以自愿還款,但不能再向債務人追償。

其次,保證人應當向債務人履行通知義務。保證人在履行保證義務時應當先告知債務人,并獲得債務人對債權人的抗辯權,如果保證人欠缺通知,則可能導致保證人放棄債務人本應享有的抗辯權,對債務人不利。如果保證人在窮盡各種手段仍然無法通知到債務人的,筆者認為保證人也可善意代為償還,但是償還后仍必須及時通知,以免債務人不知情而重復還款。如果保證人為通知后,明知債務人對債權人享有合法抗辯權(如同時履行抗辯權、訴訟時效抗辯權等)的,保證人仍然繼續還款,則不應享有追償權。

再次,保證人免責后,自愿履行擔保責任須為善意。實踐中,保證人與債權人串通損害債務人利益不乏案例,因此,保證人享有追償權的前提應當是保證人為善意,保證人應當從債務人的角度出發,而不能損害債務人的利益,這里的“善意”應當解釋為“不增加債務人的義務”,否則不能享有追償權,如保證人應當在主債權范圍內履行保證責任,如果保證人實際清償額大于主債權范圍的,保證人只能在主債權范圍內行使追償權。[iv]

最后,保證人在履行保證義務后應當及時向債務人追償。保證人的追償權應當設置一定的期限,不能使保證人的追償權一直處于權利未完成狀態,即當債務人出現之時,保證人就應該及時向其告知還款行為并向債務人主張權利。如果保證人超過該期限仍然未向債務人主張權利的,保證人的追償權將無法再行使,這也是為了進一步暢通市場秩序,避免權利義務處于待定模式,有利于市場經濟有序發展。

                           (作者:朱曉琴,系我院民行科干警)  

 

[i]程嘯、王靜.論保證人追償權與代位權之區分及其意義[J].法學家,2007(2).

[ii]曹士兵:中國擔保制度與擔保方法[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08,122.

[iii]王艷生:論保證期間[J].法學研究,2006(10).

[iv]《擔保法》司法解釋第四十三條:保證人自行履行保證責任時,其實際清償額大于主債權范圍的,保證人只能在主債權范圍內對債務人行使追償權。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
色欲综合免费视频在线观看